在台灣附近連續繞圈的辛樂克颱風流連忘返,原本以為颱風再多呆幾天,城隍日巡遶境也會跟著取消,不過還好颱風終於在週一遠離,城隍文化祭最後一場民俗活動,也是唯一一場的遶境,總算能夠順利舉行。我在十二點鐘時進到城隍廟,廟內此時人聲鼎沸,充滿香客,供桌上放滿供品,是一年難得一見的熱鬧景象。

在城隍文化祭這個活動還沒有舉行時,其實每年基隆城隍廟也會舉行慶祝安座的例行遶境,不過規模不大,活動也是例行公式而以,更沒有周邊活動的舉行。在去年舉辦文化祭後,基隆城隍廟確實增加了些許知名度,廟會愛好者、攝影工作者也都會彼此討論,成為年度基隆第二大的民俗盛會。





夜巡活動在取消之後,網路上的眾人大失所望。由於週一是平日,很多人都必須要上班上課,於是乎追隨看熱鬧的人相對減少,來到現場我接到了通知,唯一前來參加遶境的埔里城隍廟也沒有要來了,支援軒社也都沒有,於是乎這場繞境變成最單純,純粹是信徒跟廟方自己的遶境。





來到廟內先拍拍在後殿畫臉的將腳之後,前方在中午十二點半時隨即鐘鼓齊鳴,將準備出巡的城隍爺進行登轎的儀式,負責出巡的城隍爺位在正殿上的鎮殿城隍前方,只要護國城隍出巡幾乎都是帶這尊,尊駕早已在前幾天就先請了下來,於是立即在眾人的扶持下,進入轎內安座。

城隍神尊,出大殿







神尊入轎,由於出巡城隍的體型相當大,所以必須先以「橫躺」的方式,才能順利進入轎內。





入轎之後放上頂蓋,登轎儀式順利完成。









登轎儀式之後,兩旁隨行的「將腳」也陸續就位,這些著臉譜的將腳,其實是一種還願型的職位,這樣扮相開路還願的將腳在台灣某些廟會中其實都能看見,例如我五月多所參訪的新莊大拜拜,就有這樣的隨香將腳,又稱「八將腳」、「官將腳」或「香腳」等稱呼。根據很多資料,將腳一辭其實也是出自新莊大眾廟遶境。





還有一個跟新莊一樣的動作,就是在這些將腳會在遶境途中分發所謂的「鹹光餅」,鹹光餅又稱繼光餅、鹼公餅等,典故來自於中國明朝時代,曾將前往福建地區剿倭寇的將軍戚繼光,他當時為了讓士兵行軍時有乾糧,就發明了這種燒餅,讓士兵以繩串起掛於胸前,後人於是就稱為「繼光餅」。

這種繼光餅跟隨閩籍來到台灣後,開始出現了多種改良,鹹光餅的別名也因此由來。事實上台灣除了新莊大眾廟遶境讓鹹光餅走紅外,台北艋舺,九份地區都有這樣的鹹光餅。甚至台灣的離島馬祖,甚至將繼光餅放進了牛肉等配料,成為了所謂的「馬祖漢堡」!我隨便一想就有多個地方在用繼光餅當特產或民俗活動之用,我也不太懂為何基隆的遶境也會出現這種習俗,因為根據多方資料,將腳發鹹光餅,也是從新莊大拜拜開始的。





就在將腳排排站給大家拍特寫的同時,今天的特別來賓也已經來到了,兩位是基隆市議會議長張芳麗女士以及基隆市市長張阿火先生,張阿火是基隆市的大家長,而城隍爺的地位也相當於地方父母官,阿火市長一進到正殿就雙手合十膜拜,相當虔誠。

張阿火在上個禮拜之後,被讀者們戲稱為「白鼻心」,原因為何?請看下張照片!



我真的不知道是哪個蠢蛋,當時幫張市長畫出這種詭異的妝,讓他必須在一個禮拜後還被我的讀者笑著討論。化妝的人該不會跟他有仇吧?今天的張市長沒有化妝,穿著也相當正常,張市長就定位後,由議長等人陪同,向基隆護國城隍敬拜,鐘鼓齊鳴。







市長敬拜過後,時間也即將到下午一點整,在中庭內的神轎此時也正式宣布起駕,先離開三川門到戶外等待,廟內鐘鼓繼續齊鳴,就在促擁聲中,為一年一度的日巡遶境,展開了序幕!





來到戶外之後,首先由城隍廟的大二爺及文武判進行拜廟,拜廟時間相當簡短,只做了禮拜性的拜廟,就即將結束了。就在大爺拜廟時,不知道是什麼原因,他搖搖擺擺的右手甩著,手臂竟然掉了,「碰」的一聲摔在地上,在遶境時候手斷掉的將爺我還是第一次看到,這種情況似乎也很少出現,現場隨香信徒及圍觀群眾都通通目睹,畫面相當尷尬。







斷掉的將爺在拜廟之後眾人趕緊手忙腳亂的將手臂接上,才漸漸的向前移動!雖然發生這樣的尷尬插曲,不過接下來隊伍即將開始前進,展開市街的遶境!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duncanyui 的頭像
duncanyui

跟我自己去旅行--duncanyui網路日誌ⓒ

duncanyu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2) 人氣()